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才聘用

夏普裁减3000多外籍临时工将iPhone业务生产转移到富士康

时间:2019-01-13 21:03:18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苹果供应商郭台铭的鸿海集团于2016年以3888亿日元入股夏普。此后,为了止损盈利,按照郭台铭的要求,夏普多次做出人事调整。

  很多人还没忘记那一年的背叛。签约后,郭台铭重点发展夏普包括新一代IGZO、OLED、摄像头及传感技术在内的显示器技术,因业务调整,违背了不撤换高层、不裁员的承诺。2016年,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公司副总裁戴正吴派往日本、担任夏普社长,12名夏普经营高层离职。夏普海内外共约4.3万名员工,裁员约7000人,裁员幅度达16%。

  郭台铭看中夏普的技术,尤其是作为苹果代工厂,夏普组装传感器技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此后,传感器零部件组装领域被视为扭转夏普局面的法宝,得到了充分重视和发展。在此背景下,大批量外籍员工在这个电子制造企业进进出出,呈现出了两种极端景象。

  2017年,随着iPhone X组装传感器合同的签订,夏普的外籍劳动数量瞬间膨胀。在那个夏天,夏普位于日本的工厂里出现了更多的新面孔,这是大量对外招聘的结果。

  实际上,组装传感器工艺复杂,夏普招聘大量临时员工的做法并未如预期一样解决产量问题,最终未能按时交货。这种前端问题使得生产一度陷入僵局,在外界看来,夏普问题也是iPhone X上市之初陷入供货不足的原因之一。而郭台铭不满组装导致的发货延迟,秋季到龟山工厂亲自抓生产,并且聘请了更多的临时外籍员工。最多达到4000人的规模。

  随着生产线转移到富士康旗下的中国工厂,外籍临时工在夏普变得多余。截至2018年夏季,聘用外籍员工流程工资单上的外籍临时工少了500至600人,很少有人意识到裁员事实。

 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4日消息,位于日本三重县龟山市的龟山工厂将iPhone传感器的生产转移到母公司富士康旗下的中国工厂,因订单减少,至今为止约有3000人失业。当天,夏普在东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一名日裔玻利维亚女员工听到裁员消息后表示“令人震惊”。紧接着,四名失业的外籍员工在厚生劳动省召开记者见面会,控诉道:“生活突然就过不下去了。”他们希望向雇主寻求经济救助。

  自夏普制造业务转移后,龟山工厂运营率下降。今年4月起,外籍临时员工的时薪从1300日元(约合人民币79元)下降至1100日元(约合人民币67元),同时工时缩短。据中日新闻报道,去年年底开始,来自夏普龟山工厂的外籍员工多次向市政府官员反映,“工厂没什么活儿,上海交大聘用政策我不得不辞职了”。外国人工作环境恶劣的问题在日本再次浮出水面。

  一名巴西籍员工早就于去年离职,找到了新去处,他认为主要问题在于派遣公司。据日本媒体报道,派遣公司没有给出工资明细,而且无理由扣除工资。

  夏普社长室的宣传负责人12月3日表示,此事与他们无关,“夏普与一层外包公司签订业务委托协议后发包。并要求承接单位遵守法律法规”。他们澄清了招聘和解约的正常流程,夏普和短期业务外包公司Human(三重县铃鹿市)签订合约,后者负责员工数量、配置。而员工入职和辞职的相关合约手续,则由外包公司委托的第三方委托公司负责。

  针对是否更多引入外国劳动力,夏普裁员一事在劳动力短缺的日本国内引起热议。日本政府内阁会议11月2日通过了包括接受单纯劳动力在内的入国管理难民法修正案,拉开外国人政策转换序幕。三重工会秘书长广岡法净就此谈到了危机感,“日本劳动者处于不利地位。而且很显然,这个法案被剥夺了外国人的人权。”

  夏普看起来则比较淡定,已经提前做好了2018财年(截至2019年3月)降低营收的准备。今年10月,全年销售额预期数额突然下调了2000亿日元(120.94亿人民币),降至2.69万亿日元。而对外籍员工来说,如果他们作为日本劳动力市场的“调节阀”角色固定下来,日本社会性不稳定的状况持续下去,将很可能招致冲突和摩擦。夏普裁减3000多外籍临时工将iPhone业务生产转移到富士康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